我的女友失踪了

李建军,典型的孤独患者,原以为毕业后会去工地搬砖,但大学生怎么可能搬砖?考虑到自己的兴趣是艺术涂鸦,于是他选择去工地当一个粉刷匠。


上班第一天,他喝醉了,觉得这样更有利于发挥。

他刷墙的方式与众不同:用几只注射器在墙上呲来呲去。还有人在旁边喊“好!好!”

寻声望去,喊好的是女同事张乃霞。


张乃霞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李建军不说话,用注射器在墙上画了个点。

张乃霞:什么意思?

李建军:有一点。

张乃霞:你好骚啊!

李建军:普通骚。


张乃霞:真羡慕你,能把兴趣当职业。

李建军:其实我的兴趣是你,所以我是职业喜欢你。

张乃霞:小东西嘴巴还挺甜。


李建军第二天没去上班,因为在墙上呲墨而被开除了。但他不难过,因为他和张乃霞恋爱了。

塞翁失业,焉知非福。


人不能闲着,他找了份兼职:真正的艺术涂鸦。

很多商家找他创作,那些年他的经典涂鸦作品有:“不样钓鱼”、“喷泉有电请勿触摸”等。


这些作品的艺术造诣相当高。他红了,常年全球巡回表演,唯一不变的就是每次创作前都要喝酒。

虽是大艺术家,但他仍谦虚地称自己是刷墙的。

他的演出标语是:去全世界!我刷!


一切越来越好,只是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她对他喝酒很有意见。

“别喝了。”

“喝了才有灵感。”

“你再喝,我就走。”


女人喜欢用离开来威胁男人。所以他决定戒酒。可戒酒第一天,他回到家,发现她不见了。“我已戒酒,你为何还走?爱情骗子!”


他到处找她,找遍全世界,甚至连男厕所都翻了个底朝天。

有人问:为什么去男厕所找?

他说:因为我是男的,不能去女厕。


他问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朋友笑着说:又喝多了吧?我怎么从没听说你有女友?

李建军:我每次出来跟你们喝酒,都带着她的!

朋友:神经。你回家看看,你家里哪里有女人的痕迹?


回家后,他发现家里果然没有张乃霞存在过的任何痕迹。

朋友:你看,连一根长发都没有。

李建军:你懂什么,她是秃头。

朋友:你拉杰宝倒吧。


他瘫坐在地,这才承认,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张乃霞。这个女孩只是他喝多之后臆想出来的。

他喝酒之后创造出来的最好的作品,不是任何一幅涂鸦,而是张乃霞。


真正的孤独不是无人陪伴,而是自以为有人陪伴。


那么,以后喝不喝?

一顿纠结,做了个决定:最后喝一次,带着想象中的女友去全世界旅行。

以前他去全世界是为工作,这一次,他为了陪她。


他喝了半瓶酒,张乃霞果然又出现了。

张乃霞:怎么哭了?

李建军:没事。我买了机票,我们去香港,去东南亚,去全世界!

张乃霞:你又要去刷?

李建军:是,我本来就是粉刷匠。这次我们一起去刷。


吃喝玩乐几天,张乃霞很开心地说:我以为你这次来是刷墙,没想到是刷卡,真浪漫。

李建军喝了口酒说:墙也要刷。

说完在墙上刷了个【我爱你】,张乃霞笑出心形鼻涕泡。


张乃霞:你刷墙的姿势真帅。

李建军:我刷卡的姿势更帅。


随后他又掏出平安信用卡,继续消费玩乐。他们在铜锣湾吃小吃,在海港城购物,在东南亚潜水。


有人说信用卡过时了。不,经典永不过时。手机会没电,但信用卡永远贴身存在。男人掏信用卡的动作,永远比掏手机更帅。

人们在香港、在东南亚、在全世界,再小的店都能刷卡,他们刷平安信用卡是如此的快乐和自信!不信你看:





随着酒劲变淡,李建军越来越清醒,张乃霞越来越模糊。


张乃霞最后对他说的话是:以后别喝了。我希望你平安,你答应我了,就要讲信用。

李建军点头。

张乃霞继续说:如果想我,就看看那张平安信用卡,【平安】是我对你的祝福;【信用】你对我的承诺。


后来的日子,李建军再也没喝过酒。每当想念张乃霞时,就带着平安信用卡去全世界刷。

人这辈子很难找到真正喜欢的人,可能是因为去的地方太少,见的人不多。

世界那么大,不妨去看看。看最美丽的景,刷最方便的卡,出境就刷平安信用卡,或许,你就能转角刷到爱。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