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荐片 | 20年后重温《烛光里的微笑》,依旧泪光盈盈

小编还是学生那会儿,暑假里最大的乐子就是游泳、吃西瓜、看剧。

不在荧屏前度过的暑假,真心是辜负了光阴!

这个假期,小编为宅在家里的大朋友、小朋友推荐几部影视作品,让我们一起,跟随镜头的切换,做一番游历

今天推荐的电影有点老,但是很经典,看完不感动、不流泪的,小编表示:难以置信

国产电影《烛光里的微笑》播放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61643/
我曾经在长宁路上过几年班,在我的印象里,这条路的地段极好,一路高楼林立,商贾蜂拥而至,尤其是中山公园商圈,更是上海最具人气的消费场所之一。

 

除了看得见的繁华,我也依稀知道,位于上海旧城区的长宁路,是一条从历史中走来的马路。

 

如今的轨道交通2、3、4号线换乘站点“中山公园站”,曾经是沪杭铁路上海到新桥段的客运车站——长宁站,始建于民国5年;火车站附近,曾经被称为“新西街”的地方,是上海滩出了名的棚户区,一度和虹镇老街齐名。

 

铁路也好,贫民窟也罢,都已经湮没在上海城市改造的浪潮中,同时消失的还有坐落于这片区域内的弄堂学校——潘家弄小学。

 

始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城市改造,让寥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无数学校,拆迁的拆迁,改名的改名,合并的合并,这本无稀奇。


但我之所以对潘家弄小学(后改名为长宁路第二小学,90年代末拆迁)产生浓厚的兴趣,是因为一部老电影——《烛光里的微笑》


长宁路三泾北宅弄堂外的沪杭铁路旧址

长宁路第二小学(前身为潘家弄小学)旧校牌

当年的催泪作品

如果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回忆杀”,那么我的就是《烛光里的微笑》。这部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上映于1992年的影片,曾经在上世纪末的几年中赚足了我的眼泪。

 

那个时候,网络还没有普及,每逢寒暑假或者教师节,电视台时不时地会重播这部电影。每一次,我和爸爸都是忠实观众,并排坐在沙发上,等到电影结束的时候,我俩早已经泪流满面。

 

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上海,王双铃是潘家弄小学的教师,最近她又接手一个全校有名的乱班。

 

李小朋的家庭是暴发户,他也因此沾上不少坏习气,直到父母违法被判刑;周丽萍母女遭父亲遗弃,承揽全部家务的她常因迟到遭同学嘲讽;路明的母亲因儿子的腿被校车轧断,跑到王双铃家大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双铃始终如一,用老师独有的人格魅力浇灌孩子的心灵,深深地感动了孩子和家长,而她自己却因为疏于关心健康,倒在岗位上。

 

作为当年的催泪作品,电影被评为第12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女主角宋晓英荣获当年的金鸡奖最佳女主角,由她塑造的小学教师王双铃的形象从此深入人心,成为理想中的教师化身。


怀旧电影《烛光里的微笑》

一代人的情感追忆

在那个物质水平尚不发达、电影技术未臻成熟的年代,《烛光里的微笑》以素描的方式,还原出我们身边的人和事。

 

拥挤的棚户区内,人声嘈杂,交错的铁轨穿行其间,不时有火车轰鸣而过,潘家弄小学就坐落于上海改造前夜的这片旧城区中。

 

“豆腐干大小”的水泥操场上,学生在尽情地嬉戏,间或出现互相打闹的不那么和谐的画面。

 

略显老旧的教学楼、楼道间的镜子、斑驳掉漆的绿墙面,经过走廊的时候,会听到教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

 

轮到主人公王双铃出场了,这是一位人到中年的教师,梳齐肩短发,穿格子衬衫配黑色长裙,朴素而端庄。因为身体不好,王双铃和丈夫一直没有要孩子。


 

每次上课前,王双铃总是在楼道间的镜子前驻足片刻,习惯性地捋一下头发,然后以最好的状态走进教室。

 

这些年,王双铃带的都是“乱班”,用校长的话来说,“她是最合适的。”

 

因为,王双铃有几大绝活。

 

她是全校收信最多的老师,每天早上进校门,门房大爷都会递来一摞信件,是毕业学生从各个地方寄来的。大爷好奇地问,这些信,您都回吗?她回答,有的回,有的不回。

 

王双铃临时接手四(2)班,第一次站到讲台上,就叫出了李小朋、路明、周小刚等几位同学的名字,瞬间树立起威信。

 

“这老师真够厉害的。”学生们窃窃私语。那时候还不兴“人肉搜索”,原来这些同学的家长以前也是她的学生。

 

在电影中,李小朋、周丽萍、路明是最有故事的三个孩子,也是和王双铃互动最多的,由此串联出主人公为人师表的故事主线。

 

“我们回家吧!”王双铃从天桥的烟摊边寻回了小朋,带回自己家里,辅导功课,照顾起居。

 

冰砖、三鲜汤、奶油蛋糕……小朋是个有心的孩子,在本子上记录下老师的每一项恩惠。

 

探监的时候,小朋妈妈当面下跪,要王双玲认下这个儿子,并且负责到底。王双铃坚辞不受,“我是孩子的老师,会尽到责任的。”

 

王双铃生病住院,小朋带来最新的成绩单,病友听说她们不是母子,都感到很惊讶。

 

“看你们的样儿还真像母子呐。”病友一脸不解。

 

“是吗?学生……也是一样的。”他们哪里懂得,王双玲内心拥有的是大爱。


 

周丽萍被同学奚落为“老迟到”,学习成绩不及格,在班级里也不合群。王双铃在上课的时候没有冷落她,而是找机会让她回答问题,使得丽萍的内心燃起对于学习和进步的渴望。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丽萍在母亲的责骂下离家出走,王双玲冒雨连夜寻找,深深地感动了丽萍母女,从此推心置腹。

 

在王双玲的带领下,班级同学定期到周丽萍的家里帮忙料理家务,结束了,再一起补习功课,极大地增进了感情。这个经历磨难的家庭,也开始有了欢声笑语。

 

“周丽萍,77分。”在不久以后的一次考试中,周丽萍破天荒地及格了。


 

面对残疾的可能,酷爱足球的路明崩溃了,只有王双铃有办法安抚他的情绪。

 

但王双铃内心的压力又有谁来开解呢?路明母亲把气撒在她头上,跑到家里大闹,引来邻居围观。

 

为了帮助路明重新振作,王双铃设法找到当红球星柳海光,带回来他给路明的亲笔信,以及签名照片。

 

来自偶像的鼓励,为路明的内心注入一股强大的力量,他艰难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远处,路明的母亲目睹这一幕,流出了欣慰的泪水。


 

影片末尾,王双玲不幸去世后,四(2)班全体学生自发地在教室里举行追悼会,震惊了全校。

 

“王老师,妈妈要我对你说,你不光教了我,也教了她。”周丽萍哭了,因为王双玲不仅改变了她的学习成绩,更治愈了陷于绝望的家庭。

 

“妈妈……我怎么办……我到哪里去?”李小朋哭了,当他终于喊出“妈妈”两个字的时候,王双玲却听不到了。

 

“王老师,我现在才开始懂得,人应该怎样长大。”路明哭了,他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行走,也渐渐地领悟到王双玲留给学生的作文题——我怎样长大,背后蕴含的深意。 

永不过时的内心共鸣

《烛光里的微笑》是在潘家弄小学拍摄的。


当我站在长宁路1135弄潘家弄小学的原址,这里已经成为整洁的住宅区,几步之外是去年刚开张的来福士广场,马路的对面是龙之梦,一抬头,轻轨呼啸而过。

夜幕下的中山公园商圈美出天际

 

城市改造日新月异,以时不我待的速度奋力前行,这样的变化也出现在学校。

 

二十年间,校园面貌焕然一新。门房大爷换成了制服笔挺的保安;塑胶跑道取代了水泥操场;拔地而起的教学楼安装上电梯;和黑板与粉笔相比,电脑和投影仪更加受到青睐。

 

宽敞的教室里,早已不是四、五十个学生挤在一起,而是二十来人的小班化教学;与此同时,慕课、翻转课堂、情境化学习等新兴理念渐成主流;更有人断言,在不久的未来,教师这个职业将会从地球上消失。

 

“天空不留痕迹,鸟儿已经飞过。”人世间的变化历来如此,有什么是带不走的呢?

 

不久前,我意外地在青年人聚集的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上觅得《烛光里的微笑》,激动之余点开链接又一次重温。

 

我原以为这些年经历风霜雨雪,早已经心如磐石,没想到依旧被戳中泪点,尤其是当主题曲《我怎样长大》的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眼泪更是夺眶而出。


《我怎样长大》获第1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提名)


我想到小学的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亲切地对我说:“把胸挺起来,长大了不要像我一样,成为驼背。”

 

中学的时候,一天中午老师走过来告诉我:“你的嘴没擦干净。”顺手贴心地递过纸巾。

 

当时不觉得,如今后知后觉,才发现老师的一言一行有如春风化雨,早就在我的内心播种下善意的种子,伴随我度过人生中的沟沟坎坎。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多年来,自己会对《烛光里的微笑》这部过时的电影念兹在兹,因为师生之间的真挚情谊不仅时间带不走,还会历久弥新。


 

“一过教师节,你们这些教师,特别是小学教师,又算个什么呢?”

 

“算老师!这一点,起码在孩子心里永远不会变。”

 

这是电影中,王双铃面对质疑时候,执拗的回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人类情感上的共鸣自来如是,未曾改变。

 

《烛光里的微笑》以情动人,在“情”字上下功夫,勾起心灵深处最原初的感动,使得这部电影在20多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具有催泪的奇效。

 

于是,在对《烛光里的微笑》的拍摄地点进行一番考证之后,我痴痴地盼望,王双铃的形象是不是也有原型?她在哪里?

关注“第一教育”

分享至朋友圈惊喜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