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首五言律诗及闲扯

许多年前曾经登阿冈昆山,那时不懂如何按平水韵和格律写诗填词,自2016年10月学习按照古韵格律写诗填词以来,喜欢尝试不同的词牌名,古诗,五绝,七绝以及五律和七律也都有尝试,其中感觉律诗比较难掌控,可以说是我的弱项。今日得闲,遂凭记忆赋五律两首,步韵步白脚挑战一下自己:


【登阿冈昆】之一

文/爱米

2018.7.9


香淡识殊容,岁寒依雪松。

花开蜂逐迹,叶绿鸟寻踪。

悟道春风觅,解经秋雨从。

持椽舒木笔,求索欲登峰。


加拿大的花多且艳,唯独香味不太浓郁,人徜徉在青山绿水之中,心旷神怡,宁静致远。花香袭人之际,也许会少了一份认识本心的淡定。故而有了第一句“香淡识殊容”。加国的地理气象,使得一年之中的季节以冬季和大约在冬季为主,必须有“岁寒依雪松”之心态。待到春暖夏荣之际“花开蜂逐迹,叶绿鸟寻踪。”的景致也是随处可见。人的一生如同一年四季,认识了自然规律,也就认识了人生规律,无论是怎样的变幻,万变不离其宗“悟道春风觅,解经秋雨从”。那么,就让我们以木纳之心,持自然之笔,抒发对人生,对生活的感悟吧“持椽舒木笔,求索欲登峰”。


【登阿冈昆】之二

文/爱米

2018.7.9

 

怪石古峋容,溪边立劲松。

山深藏鸟迹,水激匿鱼踪。

枫树不须觅,红情似火从。

匠心来运笔,冒险绘群峰。

开头“怪石古峋容,溪边立劲松。山深藏鸟迹,水激匿鱼踪”乃是实景描绘,山深林密,怪石嶙峋,溪水潺潺,松树伟岸,鸟语婉转,鱼潜河溪。及至“枫树不须觅,红情似火从”描写的是阿冈昆秋天层林尽染的壮美景观,如火如荼的枫树随处可见,于不经意处见烈焰。若以我的能力,实难描绘出大自然无穷的蕴意与人类无尽的遐思,只好借助“匠心来运笔”,于是乎“冒险绘群峰”。

写古诗词于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我写自由体诗的时候,基本上是有感觉抓住一两句话,就可以很快完成一首诗,且很少修改最初的原稿。写古诗词就好比戴着手铐脚链来跳舞,我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研究韵脚、平仄,斟字酌句,常常需要修改很多次才合格。

我自初中开始涂鸦写自由体诗,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的训练,甚至,读的诗词也并不太多。大学以前喜欢吟诵唐诗宋词,参加工作以后,读了些外国名家的中文版诗歌。自己写诗的时候,完全是凭着感觉走,没有研究技巧等学术问题,也就一直没有太大的提高。最近认真读了几首英文原版的经典诗作,感觉任何语言写的诗,还是原作最真最有韵味。翻译者若没有一颗诗心,不能透彻领悟原作者的心思意愿,翻译出来的作品就味同嚼蜡。真正杰出的翻译者,不仅要通晓两种语言,还要凭着一颗诗心去领悟去再创作。

诗词最要紧的是表达思想意念,然后才是措辞修饰。诗词的最高境界不可言传,只能意会。

总之,“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真正好的诗词,是自然而成,不得不写。

接着上期的话题,继续闲扯。步韵步白脚并且要求写同一主题的诗限制比较严格,但于我来说,因为初学写格律诗词,对韵脚平仄还不太熟悉,按照现成的韵脚来写诗填词,反而感觉更容易些,接二连三地写五言律诗,也就强化了每句平仄概念。笨鸟先飞,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傻冒劲,又写了三首:

   【登阿冈昆】之三

文/爱米

2018.7.10


北域素妆容,群山傲立松。

闲人留字迹,过客写游踪。

风月雪中觅,诗词梦里从。

存心沾墨笔,雨后画青峰。


【登阿冈昆】之四

文/爱米

2018.7.10


昆岭惜秋容,枫林伴石松。

呼风云遁迹,唤雨月无踪。

春去燕难觅,冬来雪易从。

自然施妙笔,又绿去年峰。

上面两首五言律诗都很直白,无需解释。人只是天地间的匆匆过客,只有大自然的力量与美丽是无穷无尽的,春夏秋冬,各有韵味,风霜雨雪,别具意境,生死存亡,自有规律,道法天成,佛心可就:“自然施妙笔,又绿去年峰”。

【登阿冈昆】之五

文/爱米

2018.7.11


稚子梦乡容,登高见古松。

青山怜故迹,绿水惜芳踪。

兰叶谷崖觅,初心任性从。

取来无墨笔,难画慕云峰。


这一首诗,写的是梦境,稚子或许可以当作游子来解释,也可以理解为小孩子或者其他。在梦中见到故乡的景色,登上高山,遇见一棵古老的松树。是不是青山也怀念故乡,在这里种下一棵同样伟岸挺拔的松树?绿水也惋惜逝去的年华,要追寻那芬芳美丽的行踪?那盛开在幽谷悬崖边的兰花,本着初心长出稚嫩的叶片。我想取笔来写意,无奈笔中无墨,又如何可以描绘那虚无飘渺高耸入云的山峰呀?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