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入北约背后的故事(上)

2015年12月2日,北约组织正式邀请巴尔干半岛小国黑山入伙,成为这一世界最大军事联盟第29个成员国。虽然加入程序还需要数月时间,但可以说,这个曾遭北约轰炸的小国已把一只脚踏入北约大门。虽然黑山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军队规模聊胜于无,可它的入盟消息一出,俄罗斯立即做出强硬回应,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称,北约东扩具有明显对抗性,“这必将促使俄罗斯采取反制行动,以确保安全并维持利益均衡”。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维克托·奥泽罗夫警告,黑山有求于俄罗斯的地方不少,如果黑山加入北约,这些纽带将“不可能”继续存在。那么,黑山为什么让“北极熊”如此动怒,它究竟在地缘政治上有何特殊地位?

黑山的源起

关于黑山的源起,一首当地民歌唱到:“上帝创造了世界,大功即将告成,却发现袋子里还剩下许多石头,于是他把它们全倒在一小块荒凉的旷野里,这就是我们的祖国——黑山。”其实,要真正读懂历史长河里的黑山,倒是拿破仑的那句名言更具针对性——“了解一个国家的地理,也就理解它的外交政策”。公元7世纪,古斯拉夫民族从多瑙河中游迁居到欧洲最南端的巴尔干半岛,他们消灭无能的东罗马帝国军队,成为那里的新主人,东罗马皇帝无奈地把这些“蛮族国家”称作“斯克拉维尼亚”,意思是“斯拉夫人的国度”。

其中,一支斯拉夫部落夺取从德里纳河到莫拉瓦河之间的土地,那里被称作“受洗礼的塞尔维亚”,并以部落首领“茹潘”(Zupan)为核心成立了信奉东正教的塞尔维亚公国(茹帕),后来发展成在中世纪威震欧洲的塞尔维亚王国,而黑山的前身泽塔是王国最贫穷的地方,原因无他,泽塔地区的中心是巴尔干“第一圣湖”斯库台湖北岸的洛夫钦山,用俏皮话说,这座山脉实属“鸟不拉屎”的不毛之地,由于此山岩石系石灰岩,一年当中多半时间呈灰黑色,以至于经常在此做生意的威尼斯商人称为“门的内哥罗”(MonteNegro),即拉丁语“黑色山脉”之意,后来泽塔改叫“黑山”就是这个典故。

对俄“一往情深”

17~18世纪,强大的土耳其帝国多次出兵进攻黑山,后者的首都采蒂涅也被占领多次,可是土军都没能站住脚,原因是土耳其人难以维持后勤补给,加之当地黑山人利用星罗棋布的岩石山洞打游击,耗不起金钱和人命的土耳其帝国只好听任小小的黑山“关门为王”。后人这样形容:“留在塞尔维亚本土的塞尔维亚人之所以没有放弃自由的向往,全赖黑山的塞尔维亚人。”

18世纪晚期,一个新的因素开始影响黑山乃至整个巴尔干半岛的命运,作为彼得一世扩张政策的继承者,俄国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以摧毁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为己任,积极鼓励巴尔干斯拉夫民族起来造反。俄国不仅派遣传教士、间谍渗透到塞尔维亚、黑山、黑塞哥维那等地,还邀请当地的精英人士到俄国接受教育,实质是灌输泛斯拉夫主义思想,以及“沙皇是全体斯拉夫人共主”的意识。正是在俄国连续对土耳其发动争霸战争的过程中,保持独立地位的黑山屡屡起来响应,号召巴尔干各族推翻土耳其的统治。耐人寻味的是,直到1878年之前,整个巴尔干的解放运动总是“热情高,结果惨”,每每斯拉夫起义者为了声援俄国大军揭竿而起时,他们期待的“沙皇解放者”却一再食言,要么拿起义者与土耳其苏丹作交易,要么冷血地宣布“那里的暴动与俄罗斯帝国无关”,十足的国家利益至上态度。尽管多次被俄国叛卖,但对土耳其的刻骨仇恨,让黑山人依然对遥远的沙皇充满无限憧憬。1852年,黑山主教兼最高元首达尼洛加冕为黑山大公,把国家升格为大公国。1854~1856年,俄国围绕巴尔干霸权与土耳其、英国、法国、撒丁王国(今意大利)发生克里米亚战争,俄国政府急切希望黑山参战,从西南面牵制强大的对手。但慑于土耳其留在当地的庞大部队,达尼洛未敢造次,而是宣布中立,结果在亲俄的黑山人中招致极大不满,结果战后不久便被臣民逼迫退位,权力传给19岁的侄子尼古拉一世(1860~1918年在位)。

1874年,土耳其治下的基督徒聚居区爆发大起义,两年后,眼见有机可乘的黑山大公尼古拉一世对土宣战,一方面希望扩大疆土,另一方面也期待以此挑起俄国介入战争,促成巴尔干的民族解放。在反复的拉锯战中,兵多将广的土军居然拿黑山军队毫无办法,骁勇善战的黑山人(当时是欧洲体质最好的民族,男性平均身高超过1.9米)不仅击退土军,还趁胜占领达尼洛夫格勒、梅敦等地,同年11月,黑山与土耳其休战,但当次年4月俄国对土宣战后,黑山再度投入战争,新占领7 000平方千米的土地,把自己的领土扩大两倍。

这场俄土战争以土耳其的完全失败告终,按照双方订立的《圣斯特法诺和约》,土耳其不仅承认塞尔维亚、黑山、保加利亚等斯拉夫国家的完全独立地位,还向黑山割让了大片土地,包括后者梦寐以求的亚得里亚海海岸线。可是,英法德等欧洲列强不能容忍俄国势力经巴尔干半岛延伸到地中海,坚持按照“均势政治”原则重新修订俄土和约。在新订立的1878年《柏林条约》上,俄国乃至新独立的斯拉夫国家的胜利果实被人为缩水,像黑山领土面积从1.35万平方千米减少到9 800平方千米,特别是志在成为巴尔干“新主人”的奥匈帝国决不愿意让黑山获得出海口,尽管黑山最终在俄国支持下获得亚得里亚海东岸的巴尔港,但为了防止这个港口成为俄国舰队的地中海立足点,《柏林条约》专门规定黑山的领海“对各国军舰关闭”,黑山也不得保有自己的舰队。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