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锅侠 || 省警1号楼210宿舍(三)


对很多大学生来说,新生军训是比较煎熬的,烈日下的军姿、紧急集合、跑圈、齐步正步及其分解动作等都能把人搞的筋疲力尽或者让人厌烦不已。210宿舍的兄弟们起初也这样认为,但随着军训结束学校的课程正式开始,才知道我们想的太简单了。

每天天不亮集合的哨音一响,宿舍的兄弟们迷瞪着眼睛,急匆匆穿好衣服拎着武装带就往楼下跑。不能迟到,迟到了翟队或者谢导的无影脚就会和你的屁股亲密的接触几下,整队集合报数完毕就出发,跑圈、队列训练。


晨训结束回到宿舍就得抓紧时间洗漱和整理内务,被子必须叠成豆腐块,床单必须拉平,不允许有一丝褶皱,桌子、窗台、地面不能有一丝灰尘。整理完内务,我们兄弟几个就会相跟着一起去食堂吃早饭。


早饭回来,我和老大习惯性从床下摸出攒下的半截烟吸两口,那叫过瘾,不过吸烟得偷偷的,不能让队领导发现,不然就得去队部报道了。我吸烟的时候习惯性的喜欢坐在老六的床上,这时候就能看见老六的脸愈发的黑,不过还没到透着紫的程度,一般情况下我会在他哀嚎之前就迅速的站起来,把他的床铺平,然后拿上手纸迅速的溜去厕所。


背锅侠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三年中没有被翟队和谢导逮住过,所以嘛去队部报道我是没有去过滴。嘿嘿,老大去过,我下铺害的,咋回事呢?且听背锅侠我细细道来,哈哈!


前文说过,老六秋杉是我们区队的团支书,一天晨训结束以后,谢导让秋杉吃完早饭到队部商量下工作。结果呢,我们的秋杉为了看着床铺不让我嚯嚯了就把去队伍的事儿给忘了。快到集合去教室的时候,我刚把烟灭了抱着手提包在马扎上迷瞪,老大吊着烟正在对“豆腐块”进行最后的打磨,门就突然被推开了,谢导走了进来,“秋杉,我不是让你到队部吗?赶紧跟我下来。”说完一扭头就看见了叼着烟的老大,“咦,大飞,不得了啊,都学会抽烟了,你也到队部一趟吧。”现在想起来万分感谢啊,老大他没把我给供出来啊

由于我们学的是公安专业,算一个大专业,除了交通和监所管理的专业课程不学外,其他的都得学,学校也给我们配备了最好的老师,在所有的课程中至今让我们回忆难忘的算是警体课了,在和中队同学偶聚的时候,谈论最多的也就是那时候的警体课了,那一个酸爽,嘿。

三区队教室,红圈所标就是背锅侠座位

(待续)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