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之家”股东罗生门,深交所急发问询函,提出3大问题

投之家爆雷事件还没完。

对于P2P平台投之家股东变更中存在的诸多疑点,深交所今日早间对上市公司珈伟股份(300317.SZ)发出问询函。

深交所对珈伟股份发出问询函 要求说明三大问题


该问询函要求,珈伟股份就以下问题在7月24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

深交所的问题包括:

A、珈伟股份此前的公告称,投之家 2018年6 月15日股权变更的相关备案文件存在伪造嫌疑,灏轩投资将进一步寻求权威部门的认证。要求珈伟股份补充说明详细情况以及“权威部门的认证”的具体内容。

B、要求珈伟股份补充说明公司、灏轩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知晓投之家2018年6月15 日股权变更的时点,是否与投之家及其股东、实际控制人取得联系并采取了有效措施,已采取及将要采取的核查措施和法律手段。

C、要求说明丁孔贤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情况,包括股权质押总数量、总金额、占其股份总额的比例及资金用途,是否存在投资投之家及其他 P2P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情形;并逐笔报备其股权质押的质权方、质押起止时间、股权质押融资金额、数量、占比、警戒线价格和平仓线价格,以及质押融资的用途,款项回收的可能性和具体安排。


此前,珈伟股份连发两则澄清公告称,近期市场高度关注深圳投之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事件,部分媒体在没有求证灏轩投资及核实工商信息真实性的情况下,进行了与事实不符的报道,对投资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误导。

珈伟股份自称“被”股东


2018年6月15日,投之家官方曾发布B轮融资信息,称与上市公司珈伟股份母公司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轩投资”)正式签署股权融资协议,并获得上市公司平台4.09亿元B轮融资,同时注册资本增至1亿元人民币,并向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相关事项变更登记。

然而这个B轮融资信息,被珈伟股份连发两则公告澄清,称自己“被”股东了。

根据珈伟股份的澄清公告,时报君提炼了4点重要内容:

1、灏轩投资对其被变更为“投之家”股东工商登记一事毫不知情。至于投之家是如何完成该工商变更的,灏轩投资无法理解。根据初步判断,备案的相关变更法律文件存在伪造的嫌疑。

2、今年6月,投之家宣称获得“珈伟股份母公司”B 轮融资,融资规模达 4.09 亿元”为虚假信息。灏轩投资从未与“投之家”签署任何投资协议,也未支付任何投资款,没有实际投资入股。

3、灏轩投资未参与“投之家”的任何经营管理,更未派驻任何人员进驻。部分网上信息流传称投之家现任法人“郑林国”为上市公司珈伟股份委派,经核实,灏轩投资及珈伟股份均不清楚郑林国为何人, 且未与此人有过任何关联。

4、灏轩投资也是受害者。


“甩锅”还是被“坑”?个中疑点多多


不过,上述澄清报告也有不少疑点:

投之家公布B轮融资消息是在6月15日,时隔一个月之久,投之家爆雷出事后,珈伟股份才发澄清公告,这段时间上市公司在干嘛?

对于上述疑点,时报君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珈伟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其表示,6月15日投之家发布融资消息的当天就已经跟投之家品牌部的一位公关沟通过此事,让其删除融资消息,灏轩投资并非上市公司母公司,而是其大股东。

而当时报君进一步追问,为何当时没有正式对外澄清,上述负责人表示:“因为事情太多,而且也没有把此事放在重要的位置,直到平台出事被媒体曝光才知道。”

对于投之家股东变更一事,其解释到:“投之家股东变更一事(我们)更毫不知情,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取证,工商变更一事存在猫腻,灏轩投资从未提供公章,我们怀疑公章也是假的。”

基于上述负责人的言论,时报君进一步向投之家品牌公关部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融资当天他们确实跟我有联系,但是对方只是澄清了灏轩投资跟上市公司的关系并非母子关系,灏轩投资只是公司大股东之一,后来我们针对此说法进行了纠正并对外发声,珈伟股份单方面跟我们老板有联系,后来也没有再找我了,宣传也还是继续,珈伟股份那边也没有再提出异议。”

针对珈伟股份极力撇清责任,投之家公关部负责人向时报君提供了一张截图,试图证明珈伟股份在6月15日当天转发了这一融资消息。

随后时报君致电珈伟股份董秘办求证该截图是否为公司当日转发的真实截图,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道这张截图从何而来,对公司转发投之家融资消息一事也并不知情。

谁的投之家?


投之家爆雷之后,不少涉事主体都在竭力撇清与投之家的关系。除了珈伟股份以外,网贷资讯平台“网贷之家”也紧急公告,撇清与投之家的关系。

网贷之家称,“ 从股权上看,投之家以前确为网贷之家的兄弟公司,但目前已经完全无关;投之家和网贷之家为两家独立运营的公司,二者仅为正常的商业合作关系。”

根据网贷之家公告,2017年12月之前,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投之家68.8%股份,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等为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不过,2017年12月8日,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已从投之家中退出。

网贷之家的公司主体为上海盈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徐红伟等为公司创始人和股东。上海盈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两家独立的公司,仅在股东层面有所关联。

2017年12月8日,投之家股东发生变更,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退出,镇江富隆天钰科技有限公司进入持股64.76%,成为投之家的最大股东。

2018年6月15日,投之家股东再次发生变更,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进入持股35.24%。至此,投之家目前的股东为两家,分别为镇江富隆天钰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4.76%),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5.24%)。

投之家究竟是谁的?仍然不得而知。

不过,网贷之家网站也上传了一篇《投之家事件:徐红伟不会跑路(附视频)》文章,文中附徐伟视频,徐红伟在视频中表示:自己没有跑路,也没必要跑路,对于投之家事件会和大家一起承担,自己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并且会主动的和警方说明情况。

7月15日,网贷之家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网贷之家,这次真的错了》一文。

在该文中,网贷之家认错,具体来说存在3大错误:

一是事件突然发生时,巨大的冲击让网贷之家也慌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尽力控制事态恶化,甚至“精明”且愚蠢的想撇开干系,而不是第一时间想办法去协助投资人维权挽回损失。

二是低估了行业流动性问题带来的风险。作为行业最大的第三方,“官网没有发布任何投之家的预警信息”,暴露了 “平台尽调上的不足,没有预警到借贷资产上的问题”,尤其是在流动性风险积聚的当下,“低估了其对于平台的杀伤力”。

三是未能及时建立沟通机制,实时反馈事件最新进展。


7月16日,网贷之家再次在其官网上转载一篇题为《投之家事件最新:澜升集团成为新的突破口!》的文章,文中表示,黄诗樵在接受南都采访时曝出了投之家的实际控制人卢某,卢的公开身份是上海澜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实际控制人)。该文称,澜升集团是新的突破口。

时报君根据投之家维权群投资者提供的消息并经确认,目前投之家CEO黄诗樵都已被关押,徐红伟也已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

此外,根据投资者提供的消息并经投之家内部人士确认,投之家后台数据已经被经侦掌控,后台数据包括投资者购买标的回款时间,购买产品支付时间,收款方等数据,如果涉及后续赔偿,投之家的后台显示数据极为重要。

各方说辞仍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投资家背后的股东及股东资格,最终仍有待警方的认定。

投之家缘何爆雷?


事实上,关于投之家出事早有先兆。

6月15日,投之家对外发布B轮融资消息;

融资消息发布5天后,6月20日,投之家官网发布上饶银行存管系统升级维护公告,维护期间平台将暂停投资、提现等业务操作;

6月22日,投之家再次公告称接到上饶银行通知,因央行维护系统,6月23日-24日期间暂停提现交易功能;

6月27日,投之家公告称上饶银行存管业务系统因移动网络专线被城市建设施工方挖断导致系统故障,造成了提现延迟;

7月4日,又是存管银行上饶银行的问题,由于系统维护,暂停投资、提现等业务操作;

7月11日公告同上。

如此频繁的系统维护且在工作日期间,令人匪夷所思。

如今关于投之家维权群多达10几个,不少投资者都已向深圳警方报案,并提供了相关资料,在他们看来,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投之家会爆雷,因为网贷之家为其做评级,并且一定程度上在为其背书,不少人连带亲戚朋友都是重金投入。

事实上,投之家自2014年9月成立以来一直做的是信息导流业务,简单来说,投之家只是将各家P2P平台的理财标放在自己的平台去卖,从而收取服务费,并不提供资产,时报君向熟悉投之家的资深人士老七探听到的消息是,当时相关部门在排查各平台风险时投之家并没有被排查,都认为投之家就是第三方的导流平台,根本没有资产,也不存在备案,后来相关部门让管辖内的平台上报申请备案的情况,投之家上报称自己已经在转型做P2P业务,想争取备案。

而在今年7月10日,投之家对外公告称,已于2018年4月19日停止导流业务,更专注于网络借贷信息撮合业务。

“事实上,投之家在2016年就一直有自己的P2P业务,但资金流向一直是个迷。”老七表示。

而投之家品牌部相关人士向时报君证实,投之家各业务部门之间很少沟通,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透明,全部都是由上级领导统筹,第三方合作部门跟自有资产部门以及推广部门都是各自独立,甚至推广部门都不知道是为谁去募资。

此外,投之家股权和实际控制人谜局除了涉及珈伟股份外,可能还涉及其他的第三方。据南都此前的报道,黄诗樵称,投之家实际控制人为新疆一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卢某,此人虽未参与公司具体事务运营,但主要由他向黄诗樵发布指令。

老七向时报君透露,当时徐红伟与卢某可能签订了一个对赌协议,按照行规,协议可能按对赌待收余额情况来支付收购款,以10亿为基数,每增加一亿待收,额外增加一定比例的收购款,到6月份交割的时候平台待收总量已经超过20亿元,直到出事之前平台待收余额已经达到29亿元, 29亿待收平台按照行业普遍出售价格3折计算,也能卖近9亿。

事实上,黄诗樵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就提到,投之家在签订股权交易时进行了对赌,必须在一年内将待收做到32亿元。

做大待收余额,资产提供方则很大可能为卢某,老七表示,按照行业普遍的资产端玩法,资产提供方找的借款主体实际上并非真实存在,杭州有专门做提供虚假资产的团队,逻辑是这样的:资产提供方向平台提供真实借款人,此借款人还有自己的注册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名义跟平台借款,借款额度实际上是5万,但是平台在发标的时候将募集额提高到100万,然后5万给真实借款人,95万的资金可能装入自己口袋挪作他用,事实上这些资产并不是真实资产,为虚假标。

珈伟股份上市后总体业绩尚可 多位重要股东存在大比例质押情形


公开资料显示,珈伟股份主要从事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以及LED产业链相关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光伏电站、光伏与照明产品、锂电池及储能产品、石墨烯产品等。公司2012年登陆创业板。

从公司的业绩表现来看,自上市后,公司主营业务经营情况较好,公司营收和扣非净利润比总体呈持续增长趋势。

不过,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显著下滑:营收同比下滑30.11%,净利润同比下滑73.67%。对于一季度业绩下滑,公司解释称,是由于多个项目投资建设,公司一季度财务费用同比大幅上升,此外,一季度公司海外销售受市场汇率波动影响,汇兑损失增加。

另外,珈伟股份多位重要股东都存在大比例质押的情况。

根据公司此前的公告,7月9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丁孔贤向江海证券补充质押500万股公司股票。本次质押后,丁孔贤持有的公司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62,673,952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84.87%。


此前的7月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雳(丁孔贤、李雳、丁蓓为一致行动人)控制下的奇盛控股向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质押3191.47万股,在本次质押后,奇盛控股手中持有的珈伟股份股票已被全部质押。



值得注意的是,珈伟股份在7月初复牌后股价一度连续跌停,在投之家“炸雷”后,上周五股价再次跌停。不过,近两日已有企稳趋势,今日早市股价一度封住涨停。

PS:又是一场罗生门?相信终会水落石出。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