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

早班,例会。

我第一次参加,蛮新鲜的。

领导在上面讲了几条,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都没有。

一个个,格外的顺从,我在想,平时不都在办公室骂领导吗?咋这时这么乖了?

我?

更不敢,我只是个临时工,身份不行。

当然,现在没有临时工这个称呼,他们都说我们是工人身份,比临时工强点,合同制的,还有衣服呢!

倘若有人非在会上给领导提点意见呢?

领导当面不会训斥你,甚至有可能夸你很有想法。

可是过后呢?

等着穿小鞋吧!

主任跟我单独谈话时就特意叮嘱了我一点,在单位上班是不能有个性的,她生怕我不够乖,其实她低估我了,我是标准的见风使舵的人,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这种错误一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犯的,总觉得自己是来拯救这个世界的。

该鼓掌鼓掌,该举手举手,多简单,谁都会。

有意见?

有意见咱也不说,爱咋咋着。

单位领导是不是就可以绝对碾压?

也不是,也有领导管不了的主,管不了的主有两类,一类是关系户,例如父亲级别很高,人家能来你单位上班就是给你面子了,动不动请假,甚至天天请,你能不准吗?甚至你配合人家请,主动给人家暗示:没啥事,就不用来了。

有些社会经验浅的人还推测,这女人是不是跟领导有一腿?

错了,就是给领导个胆,他也不敢。

男人很懂得斟酌轻重。

还有一类就是刺头,就是不听话,你说他,他还不服气,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喝了酒就喜欢找领导谈心,一谈就是一两个小时,领导想逃跑都不行,非给拉回来,X局,你听我说……

难道不能开除吗?

你开除个P,人家又不归你管。

他有个典故,叫“我算个屌”,某天开会,他迟到了,领导没指名没道姓,说,这么多人,一人耽误一分钟是多少分钟……

他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开会,你们先开着就是,我算个屌啊!

这哥们,有纹身,开了辆路虎发现4,上班纯粹是混,主业是做消防,别看他吊儿郎当的,两大特点。

一、人脉广。

二、女粉多。

还没进单位我就听说过这号人物,有些害怕,真接触了才发现,此人很好,别看他动不动就呛几句领导,但是都是说相声似的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会犯错,而且私下里,他都跟领导是哥们,例如帮领导做事,帮领导陪酒,那都是绝活。

一接触,我们俩熟了,臭味相投。

他女粉太多了,别看他一身肌肉,但是他跟别人不同,他从来不吹嘘自己床上多么厉害,相反,他很自卑:那方面咱不行,你知道人家为什么愿意跟咱上床不?是可怜咱!

在单位,我没有资格这么浪,因为身份不行,倘若我也是正式的,那……

我带着这哥们跟小律师吃过一次饭,他就加上了小律师的微信,事后不久,小律师跟我讲:他泡妞跟你有的一拼,直接在微信上转账,9999,我没收。

我说,但是被感动了。

她说,有免疫力了,你在我身上用过了。

我说,女人遇到大红包,一般都不会收,但是觉得格外幸福。

她说,是的。

我说,大钱丢不了,倘若转520呢?那就丢了。

她问,若是当时我收了你的呢?

我笑着说,我会当面要回来的。

她问,若是不还呢?

我说,我会去你单位要的。

他有个业务咨询她,老家的亲戚,车祸……

对方车辆没买保险,家里也比较穷,有套住房还属于单位房,没有手续,还是酒驾!

这边亲戚住院花了5万多。

确定对方没钱可赔,那咋弄?

信息总是不对称的嘛,就申请了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给垫付了所有的医疗费用,当时是我跟这哥们一起去办的,他发小就在相关部门,那发小就说,老百姓不懂处理事故的技巧,动不动就去交警队训斥一番,问为什么不抓人?

你跟交警关系弄僵了,能给你基金救助吗?

对方不是不赔吗?

不赔我不要,然后呢?起诉,起诉环节里,对方依然没钱,那么又申请司法救助,也是类似的基金,在这两方面吃饱了以后,又全力打官司,保全他们家可以保全的……

最后环节,小律师不接,理由就是交通肇事的案子没有太大的意义,谁当律师都差不多,完全可以找个便宜点的,而自己案子太多了,忙不过来,但是小律师给提供了一个信息,交通肇事案里唯一可操作的就是把农村户口变为城市户口,赔偿金额差1.5倍,也属于潜规则。

前几天,小律师还找我撒娇:你果然旺女,今年案子都接不过来,而且光大单。

这哥们在申请各类救助基金方面,真是轻车熟路,我都觉得开了眼界,原来信息果然不对称,老百姓哪朝这方面想,连知道都不知道。

我跟他交往了几个月,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每天晚上都有场,而且是主场,就是他宴请大家,他办事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全是权钱交易,不过主要是跟企业合作,是跟企业领导进行交易,他的原则就是行不行的先送上1万试试。

前些日子,有读者在文章下面留言:领导收了钱也没办事。

其实,这个概率非常小。

能拿你的钱,就绝对会办事,因为,安全是大于一切的,另外不是谁的钱都拿,一定是拿那种放心的钱。

当然,有几类人,就是你送他钱,他也不办事,为什么?

习惯了。

例如执法部门的。

大家天天送,他觉得无所谓了,不用说他们,就是我在前些年春风得意时,我办公室的礼物都堆成山,很多朋友见过,谁送来的什么我都不看,就那么堆放在那里,攒得多了就给本地的朋友分分,这也是为什么球友感叹,懂懂咋这么多好酒?

都是读者送我的。

我自己又不喝酒。

别人送我东西,我感恩吗?

不感恩,因为在这个位置久了,感觉众人给我都是应该的,包括日常生活中的人情世故也是如此,我们是不需要遵循“礼尚往来”的,例如逢年过节,都是他们送我们,我们不往外送。

这是很怪的心理。

所以,这哥们吃饭时送出去的1万元的红包,就两个结果。

要么,退回来了。

要么,事成了。

一定没有损失。

而且这是一个姿态问题,你什么都没干,先给了你1万元,你就知道此人是靠谱的,事成之后肯定是有回扣的。

在生意场上再谈感情,那才是真小人。

高手!

有天,我从日照往回走,进了城区我开了滴滴,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左右了,我是想看看有没有美女,结果系统派给了我一个男的,有个领导模样的人要去医院,我一看此人面目慈祥就让他上车了。

他叔叔住院了。

在电话里,他在跟家人确认地点,什么楼什么楼……

挂了电话。

我说,我知道位置,到时我带您过去。

他说,可不行,耽误你生意。

我说,我就是跑着玩。

我把车子开进了医院,找位置停下,带他过去,叔叔是进了ICU,貌似是脑出血,他应该也是联系了专家大夫。

把他送到了位置,他要留个电话。

留了。

事情过了有半个月,他给我打电话,说送我箱啤酒喝,他刚从青岛出差回来,带来的鲜啤……

我去路口接他。

一辆黑色A8,他坐后面,有专职司机。

那我就好奇了,为什么那天晚上你不喊司机?可能是时间太晚了,他不想麻烦,另外是单位的司机,公用的,不能个人随意派遣。

优秀的人,往往更感恩。

事后,就想约着一起吃个饭,我请他品品我的酒,我们俩点了几个小菜,我带了两瓶红酒,每瓶只喝半瓶……

他对酒很有研究。

聊了很多,有共同话题的点也很多,他也是行走过世界的人,因为他在国企工作,与国外也有贸易往来。

他的意思是,以后单位做福利,可以从我这里采购点红酒。

我说,这不是我的初衷,我也不希望这样,我不喜欢礼品渠道,我希望用自己的本事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我也不希望我的酒让不懂酒的人喝了,当然也不是什么好酒,只能算是中端酒。

他说,法国老百姓喝的酒其实都很低端。

我说,就是我们的二锅头,餐酒,好酒都到中国来了。

一顿饭,我们俩吃了四个小时,从青年时代谈到了中年时代,他为什么对法国酒这么熟悉呢?他女儿就在法国标致,驻地在济南,做摩托车的,公司偶尔会发一些法国酒,另外他去法国做公务考察时学习过怎么品红酒……

我也跟他实话实说,这酒真的算不上特别好的酒,我拿货70元左右,卖99,一瓶能赚10块钱,因为还有包装、运费,这已经是很良心了,因为市场零售建议价是210元,AOC级别的。

他问,贵的卖的快还是便宜的卖的快?

我说,我们家,贵的卖的快,因为贵的瓶子好看,LOGO好看,箱子好看,人们还是视觉消费意识。

喝的有点多,聊的有点多。

相见恨晚。

他跟我讲,现在福利不如过去了,要是过去,别的先不说,一年从你这里采购几千箱酒是没有问题的。

我问,最疯狂的时候,有多么疯狂?

他说,我跟你讲,有时我躺在沙发上,都有恍惚感,总感觉那是另外一个世界,你无法想象的纸醉金迷,想出国就出国,加油、吃饭,没有什么是不能报销的,招待客户全是一条龙,吃饭,唱歌,洗脚……

我说,反腐是对的。

他说,就是那句话,再不治理,就亡国了。

他是性情中人,一看就是话很少的,但是当晚打开了话匣子,我知道他回忆起了很多往事,别人一个月拿300元的时候,他一个月就有3000多的收入,那是94年,他在大西北给领导开车,牛B到什么程度?交警拦下,他直接一个大耳光抽过去,一点都不夸张,他现在回忆起来也不断地问自己:当年咋那么嚣张?就是狐假虎威。

其实,这些事他不需要跟我讲我也懂,我也给领导开过车……

其实,我是很容易震住一个高人的,因为高人的世界也往往是一维的,就是地面,而我的世界是两维的,一维是地面的,一维是网络的,所以他们用常规的经验是判断不准我的,我总能超出他们的想象,越聊他越觉得我深不可测,这也是他觉得相见恨晚的缘故。

他不是一把手,类似办公室主任级别。

青岛有个宋总,在我们这里筹备一个体检中心,喜欢打球,打的也不错,双打水平在本地属于高手行列,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脾气很怪,打球容易生气……

打球呢,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球风,例如我们这里就是简单直接,以起球与杀球为主,而大城市呢,则主攻的是技术球,以平抽为主,基本不起球。

宋总呢,讨厌他的人特别多,甚至扬言要“打”他的人也多。

我也不是很喜欢他,曾经配合过,那场球我杀了很多,赢了,他弱弱地说了一句:你知道今天为什么你状态很好吗?因为我拼命地在前面给你造球,我放网前逼迫他们起球给你创造机会。

他说的是事实。

但是我听了很不开心。

从那后,见面虽然打招呼,但是不约着打球,还有就是我这个人比较个性,一般不熟悉我的人不敢叫我,他也不敢。

又一次生气,是因为有外地读者过来玩,宋总跟读者一伙,我和搭档一伙,结果打到一半,宋总下场了,意思是没法打,理由就是那个读者技术太差了。

这搞的我太尴尬了。

让我下不了驴。

宋总经常这样,人也不坏,就是脾气太坏,容忍不了别人犯错,一犯错他就来了情绪,而且鄙视所有人,总觉得自己是大都市来的,你们都是一群农民。

当然,我们也鄙视他。

鄙视的方式就是给他起了绰号,我给起的,我起绰号是比较狠的,都是照着缺陷起,很快就叫开了……

有次,我们在停车场遇到了,他跟我谈起了发动机,头头是道。

原来,他也喜欢车。

他问,下辆车,准备买什么?

我说,奔驰E63旅行版,AMG的,目前世界上最快的量产旅行车。

他说,跟奥迪RS6抗衡的。

我说,对。

其实,我就是吹吹牛,咱不能给小县城丢脸,意思是你懂的我都懂,你不懂的我也懂,我不仅仅懂,我还有。

很偶然的机会,打完球,他问我有兴趣吃个烤串不?

说的很真诚。

我就去了。

不打球的他,又是另外一个状态,有点企业家的感觉,当时他刚从瑞士回来,还给我儿子带的巧克力。

他主要的目标就是单位体检。

这个是大客户业务。

就是做集团单,例如前面我提到的那个A8男,他单位6000多员工,这是多大的业务量?

我完全可以帮着对接上。

我觉得,自己可能从中会有点油水,我就把两人给撮合到一起了,宋总也很会办事,送了20多个名额给A8男,意思是领导和直系亲属先去体验,这可是目前最先进的体检中心,非医院的体检中心能比。

A8男有意向,而且当时正好有个政策,就是要提高员工福利,员工福利主要体现在员工旅游、生日蛋糕、医疗基金。

可以说,对接的恰到好处。

最初,A8男是想把生日蛋糕对接给我,就是让我媳妇开店,然后提供生日蛋糕,每位员工生日都送,这就是巨大的业务量,一年怎么也能赚10万块钱。

我拒绝了。

不是说我看不在眼里,是我觉得媳妇会太累的,被拴住了,不自由。

当时有别的球友联系我,意思是拿到这个机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解释,类似的机会你觉得只有我们看到了吗?可能有几十个人在盯着,有领导的亲戚,有蛋糕品牌店的老板,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要问一句,凭什么给你?你不能光算你自己的利润,你这样永远都拿不到单,而是?

倘若一共有40万的利润,直接先把30万给对方,自己拿10万,并且咱要负责干活,这些只是基础分成,最关键的一点,咱必须是绝对安全的人。

你有这个心吗?

说分成,大家都会说。

真分,没有几个能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我很佩服“我算个屌”的缘故,这方面,他做的比说的还好,先把好处给人家。

宋总和A8男基本达成一致,宋总毕竟是生意人,套路都懂,要想拉到大业务,必须要有打工的心,意思就是我是干活的,我少拿点,您是做业务的,您多拿点……

宋总又送了我们全家体检套餐。

相处的又融洽了。

有天,打球,我们俩一伙,我觉得咱也算合作伙伴了,关系也不错,对不?打男双应该很默契。

我呢,平时被人宠坏了,若是冷不丁的让我下不了台,我会很尴尬。

那场球,我们打的不好,主要是我喝多了水,跑不动。

我在前面发球,他站我后面。

我发完球,发现对方直接没接,我顺着对方的眼神回头一看,宋总早就下场了,我接着火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打的再不好,你也要打完,对不?

你竟然跑了。

我那火,有几米高,一扬手就把拍子朝他扔去。

他躲闪开了。

那一瞬间,我是实在忍不住了,你太不给我留脸了,你不知道山东人爱面子吗?你让对面的球友怎么看我?

我没想真砸他,故意扔偏了。

众人急忙过来拦截。

其实我就是吓唬吓唬他,再怎么说,我也要看我儿子那一盒巧克力的面子。

他收拾包走了……

晚上,球友聚会,大家安慰我,意思是说明宋总这人更值得交往,你看,他有求于你而没有谄媚你,这才是真性情的人,宁愿生意不做了,也不愿意跟你一伙打球。

后来?

不跟我说话了,走路都绕着我走。

那天,我很生气,我想给A8男打个电话,故意把事给搅黄,后来想了想,不合适,也许是王八看绿豆呢?

又过了几周吧。

反正是很偶然,遇到了,酒场上。

我是三陪,他是副主宾,主要节目进行完以后,他突然端起杯子朝我的杯子上碰了下,然后一口就干了。

我什么事都不知道,他就把酒喝了。

我问,这是啥意思?

他说,你什么都别管,我喝了就行了。

我靠,你又来一套,让我下不了驴是吧?一杯是2两半,白酒,那我也干了,否则就说明我小气不原谅他,他呢,又来了这么一杯。

前后不到2分钟,一人半斤酒下肚了。

折磨我,喝完我就去洗手间抠吐了,回来继续战斗。

酒也是好东西,喝多了就喝多了,但是又原谅他了,我也明确告诉他,以后绝对不会跟他一伙……

这里面的故事太多了。

我刚买了个新款纪念球拍,市场价3888,我买的便宜了2000元,算是别人半卖半送给我,我刚去显摆了一天,就被教授给我打断了。

打断了要赔不?

球场上,没有赔拍子这个说法。

这属于不可规避的,两人抢一个球打到一起很正常。

断了后,我接着买了一个新的,教授也蛮内疚的,一直说请我喝羊汤,我等到现在,还没喝上,每天在群上,只要他一出现,我就发四个字:教授,羊汤!

又有一天,跟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一起打球,我起跳杀球,他回撤接球,这明显是他出现了问题,我不光是杀到了他的拍子上,还打到了他的头,一个大男人当时就哭了,肯定疼,起了一个大包,没流血,你想想,杀球多大的劲,吃奶的劲都使上了,没打休克就是侥幸。

拍子也烂了。

我自己的也裂缝了。

这完全是他的问题,我在位置上,他抢球了。

这也是我不愿意跟陌生人打球的缘故,容易误伤,咱觉得蛮不好意思,问需要去医院不?说是不需要。

过了好一会。

他过来找我:我那个拍子很贵,800多块钱,你能否赔我一半?

我说,我可以送你个拍子,但是呢,球场上没有赔拍子的说法,因为我的拍子也坏了,你要是喜欢,可以从我包里选个用着。

他走了。

一会,又来问了一遍:你能否赔我400块钱?

我说,我可以送你把拍子,但是我不能赔你钱,因为我的也坏了。

他说,是你打到我拍子上的。

我说,但是,是你跑到了我的位置上,我在后场,你在前场放了网,你必须守在前场……

他走了。

我去停车场,发现他站在我车前。

又问了同样的问题,问我能否赔他400块钱?

我再次说明,你说打着头了,赔这个可以,送你个拍子也可以,但是赔你400元不可以,因为这是原则问题,说出去也没有道理,何况我的拍子谁赔给我?

他拽我。

我把他甩开了,觉得我好欺负?

当天晚上,有个球友给我打电话,意思是给他买个拍子吧,这个人是当老师的,家庭情况不是特别好,还没有编制,一个月不到2000块钱。

我一听,就理解了他所有的行为,就是心疼拍子了,头那么大个包都不疼,就疼拍子了……

我急忙联系了羽毛球店的老板,让他联系这个老师,我给买个同款的。

事过去了。

又一次见面,这家伙塞给我400块钱。

我不要。

他放我球包里了。

我在想,我的球拍谁给赔?

现在,我越来越节约了,买了把600元的拍子,撞断了也不心疼,跟新人打球,用不了几个月,就会撞的花样百出。

我见过拍子最多的人是村支书,有钱,女粉也多,但是女粉多是农村妇女,这些拍子应该也是别人送他的。

他堂哥跟我私人关系很好,也是打球的。

村支书也是收礼不眨眼的人,某天,他买了台净水机,5000块钱,球友给送去,给安上,村支书说,多少钱,给你。

那个球友说,什么钱不钱的,送你了。

村支书说,那,那,多谢了,有机会咱兄弟常来往……

就收下了。

卖净水机的这个球友呢,很是郁闷,当晚非要喊我喝点,理由就是亏了3000块钱,咋遇到这么个实在货?

我就安慰他,他能拿你3000元的礼物,说明能还你更多,没事。

他说,还个P。

上周,村支书酒驾被抓到了,不严重,貌似吹出60左右,他同车的人第一时间联系了他堂哥,堂哥接着找熟人,结果联系不上办案人员了,全是关机状态,堂哥又联系了我,问我有没有处级以上,关系很好的朋友,让帮着打个电话,因为他有准确的消息,低于这个级别是白搭的。

我不认识,我熟悉的全是画家、作家,这些人能量更强,例如我在西安出的事,作家出面就一路绿灯,很简单,要是找领导也未必顺畅。

作家级别都很高,一般都是厅级。

我联系了一位老作家,德高望重,他把我训斥了一顿,嫌我多管闲事,这种事怎么打招呼?你违法了又不是中奖了,不够丢人吗?

这个事,让卖净水器的球友知道了。

他连着说了三个:该!

后来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秉公执法就对了,我还是那句话,真违法了,你爹是李双江也白搭!

除非,在萌芽状态,第一时间掐住!

还有,就是宋总跟A8男合作成功了,宋总送了我四条苏烟,四箱梦之蓝,我以为这只是点心,没想到……

这,竟然是主食!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我不一定是我,他不一定是他,切莫对号入座。

2、我在做小天使投资,针对一些创业者投资1万元,今天投资了一家:
…………………………………………
陈文明,山东济南人,专注于做房产投资培训,主要教别人如何低首付购房,如何寻找低于市场价并且升值潜力巨大的房子,当然还有若干房产专业知识,另外也帮别人做房产代购业务,目前帮助朋友学员购买了五六十套房子,代购的房产中升值幅度基本都在50万到100万左右!如果你想买房或者进行房产投资,请联系我微信:32101110
…………………………………………

3、有价值就有价格,文章有偿阅读,随心,随愿!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