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3500亿!你以为富士康是代工厂,其实它是不折不扣的独角兽!这份财报,可以说是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指南


一个年营收3500多亿的巨无霸,马上就要登陆A股了。刚刚发生的事,证监会公告称,核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申请。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的IPO进程,从申报到过会仅用时36天,创下多个纪录。


政策特批、速度最快、审核尺度大、募资额度近三年最高……


看到这里,或许你已经没了耐心:拜托,优塾君,这些东西已经被无数人写过了,难道你还要再搞一遍,拾人牙慧?


我要说:你错了。富士康,这个名字,估计全中国没人不知道,可是,真正能读懂它的人,却少之又少。


对于这样一个年营收3545亿元、归母净利润158亿元的独角兽,问题的关键,其实并不在于它上市速度多快、尺度多大,更关键的问题在于:


在它上市背后,更大的产业和战略意义,以及它究竟能值多少钱、能和谁对标、未来发展将会如何。


也许你知道富士康这个名字,但是,我敢打赌,对本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大多数人,几乎一无所知。


没错,就是一无所知。我们翻遍几乎所有关于富士康上市的信息,但是,却意外的发现,如果不把一些最最基础的信息搞清楚,那么,你研究富士康的财务数据越深,越可能得出错误结论。


第一,本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和富士康,和鸿海精密,和港股的富智康,究竟有什么差别?


第二,本次上市的资产,在整个鸿海集团内部,究竟是什么样的质地?


第三,富士康,现在还是大众所认为的“低端代工厂”吗?


第四,富士康招股书中所说的”工业互联网“,是未来能和通用、西门子、丰田PK的真正的工业互联网,还是像A股现在那些妖艳货色,只是炒炒概念而已?


以上这些问题,看似简单,但却至关重要。


你以为富士康是代工厂?其实本次上市的资产并不是;


你以为富士康是低端代工的代名词?其实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老黄历;


你以为富士康重度依赖苹果?但未来产业链进化的方向,完全有可能颠覆这种格局。


在不远的未来,这样的依赖很可能会反过来。未来富士康在电子设备制造上的强势Know How,甚至可能会反过来让苹果对富士康形成“反依赖”:


杀手锏,其实就这四条:1、将成本控制到极致;2、快速响应下游需求变化;3、海量专利垄断;4、精密制造工艺的快速迭代升级。


你以为粗略拿A股几个上市公司做做对标、按照市盈率计算一下、用简单的乘法,就能对富士康做估值?其实,如果用这样的估值方法,很可能会忽略未来更重要的产业变动。


此前,有人以本次富士康募资273.53亿元,发行19.7亿股来估值,得出结论市盈率约为15.37倍,但其实,这样的估法是媒体的误读。


本次富士康IPO与寻常IPO项目非常不同,其定价更加市场化,并且还有30%为战略配售存在锁定期,目前,富士康仍在询价中,最终募资额和估值很可能还会变动。


顺带再透露一个优塾团队从业内获得的最新消息——富士康已完成ipo战略配售投资者的初步遴选。


据知情人士透露,战配投资者的入围标准,首先考量与工业互联网业务能否形成战略协同效应,合作提供“软硬结合,虚实结合”的科技服务解决方案,互补于富士康擅长的“硬”和“实”,代表“软”和“虚”的互联网公司顺理成章成为优先选择的对象。


注意,据透露,国内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巨头,都在其最终确定的战配投资者名单内。


几大互联网巨头入局,究竟是为了什么?


以上这些问题,只有深入思考,才能找到研究富士康的密码,并且读懂背后更大的产业格局:工业互联网VS消费电子产业。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思考视野,你一定很难理解,为什么监管层会特事特办、光速审批,仅用36天就能过会。


本案,透过财务报表,我们来研究一下富士康——以前,它是低端代工厂的代名词,但未来,或许会成为整个消费电子产业的咽喉赛道。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本案提到的“质押、拆借、担保”问题,以及上市公司的各种财务套路,建议细研究财务炼金术财务魔术IPO避雷指南,每日精进,必有收获。


关于我们之前讲过的个人税务问题,可在5月19-20日我们举办的“个人所得税规划案例、架构,以及税务难点”研讨会上系统学习。


除此之外,优塾投研团队开放岗位招聘,1、研究员:财务、税务、FOF基金研究方向,能力要求参照本报告深度2、文案、运营:要求有一定的产品文案和运营功底。应聘可联系CEO微信:tower9185


同时,我们也面向30万优塾用户,招募具备多年经验的税务、并购、IPO专家,为企业用户们做经验分享。欢迎大家各种自荐和推荐,可联系负责人微信:ys_dsj


优塾原创,转载请后台回复“白名单”


01


消费电子两次浪潮

成就鸿海精密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实控人为鸿海精密,而鸿海精密的掌门人,正是赫赫有名的郭台铭。1973年2月,24岁的郭台铭创立鸿海塑胶企业,生产黑白电视机旋钮,当时只有15名员工。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宣布石油禁运,第一次石油危机出现,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扬,鸿海经营十分艰难,几近倒闭。

1976年,郭台铭发现,自己的生意高度依赖给他委外代工的模具,当时的模具生产流程很非标,高度依赖模具师傅的经验,但模具师傅流动性高,品质不稳定。


这种情况下,相当于,鸿海自己的产品质量和供应链效率,反而要受制于上游的磨具师傅。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想发展得更好,一定要向上游布局。


1977年,郭台铭做了个重大决定:自己做模具厂。

当时,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不少同行开始转型囤积原材料。但是,鸿海还是坚定的要做模具厂。


做模具厂并不容易。起步时由于缺乏技术,鸿海自营模具的成本远高于外购成本,但是,郭台铭仍执意自行开发。

1979年,鸿海的第一条标准模具生产线建成。这,成了鸿海起家的根本。

1981年,消费电子行业站上风口,IBM推出个人电脑,标志着一个重大时代的启幕:PC时代。


当时,依托成熟的模具技术,鸿海进入个人电脑连接器领域,此后,营收规模也在这三年内飞速扩大。

1982年,鸿海终于在中国台湾的新北土城买下自己的厂房。包括冲压厂,模具制造厂、电镀厂、插座接头零件装配厂、D型电脑连接线装配厂,仓库等。


土城这个地方很特殊,靠近当地的看守所。

彼时,富士康的资金链压力非常大。郭台铭曾笑称,把厂建在离看守所近的地方,是因为当年的票据法规,万一鸿海发生“退票”,他被抓进看守所,能方便公司人员来探监交代公司事务。


随着PC时代的大潮,1985年,鸿海进入中国台湾一千大公司行列,客户主要为宏基、台联电、光宝。

1988年,郭台铭前往大陆投资建厂,因为人口红利能够带来结构化的成本优势。此后,鸿海在大陆的公司集群被统称为“富士康”。

接下来,又一个重大时代拉开了序幕:苹果时代。


1993年,美国苹果公司的经营跌入谷底,市占额从20%下滑道5%,在苹果的最低谷期,鸿海争取到了苹果IMAC的订单。1995到1999年这5年间,鸿海逐渐开始从LG等其他消费电子制造厂家手里,把苹果的订单逐步抢过来。

1999年,鸿海进行行业整合,整合了华升、广宇等企业。

2001年,随着乔布斯的回归,苹果推出新系统和IPOD,苹果的销量开始大规模增长,随之带动富士康的爆发。

此时,鸿海已经从一个小代工厂,渐渐成长为代工巨无霸。行业里,甚至开始有一个说法:“一旦郭台铭踏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就完了。”这里所说的“完了”,是指它无论做什么,都会做成龙头,其他人的份额将随之压缩。

2002年,鸿海踏入PC主板行业,短短3年后,2005年,鸿海出货量直逼行业巨头华硕,嘉技、微星、精英等传统主板大厂已被远远甩开。

2007年,鸿海迎来有史以来最重大的变动——第一代iPhone出世,手机产业,成为消费电子的主力,开始爆发,而绑定苹果的鸿海,也开始再次飞升。

2010年,郭台铭入选《福布斯》全球富豪榜136名。


此后的发展,基本就是一个关键词:提升产业链话语权,向上游核心原材料产能布局。

2016年,郭台铭收购夏普,布局手机产业链上游的核心零部件:面板。

本次收购是日本电子公司首次被海外公司收购,夏普是日本最大的液晶显示器(LCD)制造商,也是苹果iPhone X之前机型屏幕的主要供应商。

2017年,鸿海精密在世界五百强里排名第27,年营业额1412.131亿美元,利润46.27亿美元,业务涵盖整个消费电子上游的面板、零部件、模具、组装等。

直到今年春节前,2018年2月1日,鸿海精密旗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在A股递交IPO申请。春节之后,2018年3月8日,其IPO申请获通过,创下多个审核纪录。

02

富士康工业物联网

主业其实是高精密结构件

富士康,很多人一提到这个名字,立马联想起的,就是:低端代工厂。


其实,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注意,富士康,只是鸿海精密在大陆所有公司的笼统概念,本次IPO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只是其中的部分资产。要研究富士康,就必须要弄懂一件事:这次的IPO,并非整体上市,而是将其旗下技术含量最高、最具发展潜力的“王牌业务”,分拆上市。

鸿海精密旗下上市公司众多,仅港股就有4家上市公司,我们挨个拆分来看:

富智康(02038.HK),主营手机代工,代工品牌为华为、小米、OPPO、VIVO等,2017年净利润为-4.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6亿。

鸿腾(06088.HK),2016年全球市场份额第二的连接器模组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1.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

云智汇科技(01037.HK),主营电子元器件经销,智能系统运营,2016年净利润为7552.7万港币,约合人民币6099.39万元。

讯智海(08051.HK),主营监控、录像设备,品牌为teleEye。2017年净利润为-1321.4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067.13万元。

注意,鸿海旗下的每一家上市公司体内的资产和主营业务都不同,盈利能力不同,因而,不同的资产,绝对不能一概而论。

那么,作为投资者,如果要研究富士康,必须先搞明白,本次IPO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到底是鸿海集团旗下的哪块资产,这块资产好不好,主营业务究竟是什么。

本次拟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2015到2017年,营收2728亿元、2727亿元、3545亿元,归母净利润143.50亿元、143.66亿元、158.68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85.79亿元、209亿元、85亿元。

注意,这个数据的差异,可以说,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才是郭台铭手中真正的王牌,是鸿海精密集团旗下最核心、技术含量最高的资产,旗下业务包括通信设备高精密件云服务器高精密件天线基站工业机器人等。


其产品架构,其产品架构简单总结起来,应该是一个数据流的闭环。全流程监控产品的形成过程,进行品质控管。


——机器人、精密工具 (产生和积累数据) 

——通信网络设备(传输数据)

——云设备(储存数据)

平台及应用——工业互联网服务(分析及运营数据)


这几大块资产,都远远不是你所想象的“低端代工”。可以说,它们的技术含量,都代表当今全球制造业的顶尖水准。甚至从技术角度来说,整个A股,都找不出几家能和这块资产PK的公司。

按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想了解业务结构,就先看收入结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旗下主要有3块业务: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工业机器人。

但是,注意,由于富士康工业互联网采用了B/S(buy and sell)模式,因此,如果以收入结构来判断富士康的业务结构,结论可能会失真。

之前我们分析过,B/S模式,即上游供应商、下游客户为同一公司,富士康和苹果的关系,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富士康先向苹果采购原材料,做成产品后再销售给苹果。


这种模式,是手机产业链进化的结果,制造代工厂,由传统的代工模式“来料加工”、“进料加工”模式,进化成B/S模式。


人类制造业的发展史,从最初的木材、金属加工,到如今富士康的消费电子产品大规模量产,经历过几个重要阶段。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彼得·马什在《新工业革命》中,对这几个阶段做过描述。制造业观察者、博主老猫,也在OFweek发文,对此做过深度分析。

第一个阶段,是少量定制(自铁器时代直至公元1500年左右,如木材、粘土、金属基本工艺);

第二阶段,是少量标准化阶段(始于1500年左右,最典型的标准化零件,比如砖块);

第三个阶段,是大批量标准化生产(第一次工业革命,精密工程和金属切割工艺,机器大批量出现。汽车出现,成为第一个大批量生产工业,福特是典型代表);

第四个阶段,是大批量定制化(1980年代起,“精益生产”理论出现,丰田公司进化成为引领时代的制造企业);

第五个阶段,是个性化量产(起始于2000年,世界最大的晶片制造商依视路公司,是典型代表。同时,消费电子产品大批量出现,并且以每年一次甚至更快的速度迭代,如手机、手环等)。


富士康和苹果的B/S模式,是第四个时代和第五个时代的产物。电视、手机、手环、电子书、PAD等消费电子产业的出现,让人类制造业进化出一种独特的产业链节点:大规模代工。

对于本案的B/S模式,我们举优塾吃瓜店的例子来看。


吃瓜店主营果汁,在传统的普通代工模式下,我们向瓜农A采购瓜后,再运给代工厂B榨汁,代工完成后运回,我们向代工厂B支付代工费。

而在B/S模式下,我们向瓜农A采购完瓜后,将瓜销售给代工厂B,随后B加工成果汁,再销售给我们,我们向代工厂支付果汁款。

B/S模式的出现,很大的原因,在于强势下游厂商对上游核心原材料、中游制造商的控制(比如苹果)。这是产业链进化的必然结果,如果不控制上游、中游,无法保证大规模出货。


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供你思考:


为什么汽车、飞机,乃至传统制造业,没有出现像富士康这样的巨无霸型代工厂,而只有手机、消费电子领域,却进化出了这样的公司?


答案是:产品迭代速度。


消费电子工业,由于下游终端产品迭代速度极快(至少一年一次),要求更加精细且能大规模制造的供应链,这一点和汽车、飞机、传统机械制造等产业完全不同,这些领域的终端产品,迭代速度很慢。


因而,产业链上必须进化出像富士康这样,完完全全专注于制造环节,能够实现高精度制造、快速大批量生产的“大规模高级制造厂”。


从这个角度来说,消费电子产业,其实是人类有史以来,制造业进化的极致状态代表。

回到本案,在B/S模式下,判断业务结构,需要重点研究毛利。

2015-2017年,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各期的毛利中,80%以上来源于通信网络设备,16%左右来自于云服务设备。

很明显,本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主要产品就是通信网络设备,而通信网络设备中,主要的就是“通信网络设备高精密机构件”,占该部分毛利的80%左右。

“通信网络高精密机构件”中,包括网络摄像头模组无线基站黑色支架与显示屏组立控制电路板等。


其实,研究至此,你会发现,这次要上市的资产,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低端血汗代工厂,而是生产核心零部件模组的公司。

看到这里,也许你有些吃惊,要上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竟然是搞核心零部件的?不是做低端手机组装的?

这,就要从大部分人所认为的富士康的老本行,手机组装说起了。

03

手机加工产业链

精细化分工,谁值得关注?

造一架飞机,10万个零件,很难;造一辆汽车,3万个零件,难。造一个手机,需要2000个零件,难不难?

答案:非常难,甚至如果论迭代速度,比汽车和飞机更难。

那么,想要大规模批量化复制,一个必然的行业发展趋势就出现了——模块化。典型的就是汽车产业的各大整车厂,都要推行整车模块化平台。

手机同样如此,我们将手机产业链划分为三大块:上游元器件、中游模组、下游组装。

节点一,电子元器件——

电子元器件,主要包括芯片和零部件两类。芯片包括基带芯片、处理器、传感器芯片等;零部件包括内存、面板、镜头、天线等。

在一部手机的成本中,最贵的是显示屏,其次是处理器、内存,摄像头,基带+射频。[2]

代表公司有:高通(芯片)、索尼(图像传感器)、京东方A(面板)、舜宇光学(摄像头)等。

节点二,模组制造——

模组是进行二次开发的关键零件之一,例如背光模组、内存模组、摄像头模组等。它具备完整独立的功能。

模组有啥用?

打个比方,在背光模组里,LCD显示面板自己是不会发光的,必须要模组供应充足的亮度与分布均匀的光源,才能使LCD正常显像。

所以,手机的电子元器件再好,也必须要有好的模组作为支撑,使用功能才能稳定,使用体验也会更好。

以华为为例,华为P9手机的营销宣传,主打徕卡镜头,但是,其摄像头模组是国内厂商舜宇光学,使用的封装技术是COB。


提到舜宇光学,我们之前研究过,画风是这样:



但是,需要重点注意的是:舜宇光学表现这么厉害,但其实,这个领域,技术最牛的,应该是富士康。苹果的摄像头模组厂商就是富士康,采用的封装技术是FC。

这两种技术,成本不同,难度不同,所以,富士康其实位居该环节的第一梯队,舜宇光学其实是第二梯队。

这个领域的代表公司有:舜宇光学(摄像头模组)、欧菲光(摄像头模组)、富士康(摄像头模组、显示屏模组)等。

节点三,下游组装——

到了这个环节,就是将几大模组拼接成整机。这个环节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毛利率低。但是,由于规模化差异,现在全球排名前三的组装厂商,有:三星、鸿海/富士康、和硕(由华硕母公司分离出)。


第二梯队,还有我们之前研究过的,给小米、联想做手机组装的龙旗科技等。

注意,对于本案,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来说,很多人认为其属于第三节点的公司,但实际上,从它向苹果销售的产品来看,它并不负责整机组装,而是属于第二环节的模组制造。


模组制造和组装,虽然都是劳动密集型工艺,但其实工艺方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技术含量天差地别。

分析到这里,你应该能明白了:笼统意义上的代工,其实可分为两种:

一种是别人做不了,只能让你代工;

另一种是别人不想做,所以让你代工。

很明显,富士康在A股上市的资产,属于前者。


04

富士康财务密码一

B/S模式下产业链博弈

高应收、高应付

看懂富士康的业务后,咱们再来看财报。其财报上,最值得研究的科目是:应收、应付。

2015—2017年,富士康应收账款高达470亿、546亿、785亿,占总资产的比重为42.85%、40.2%、52.8%。

同样地,应付账款347亿、430亿、768亿,占总负债比重69.2%、73.9%、63.8%。

财报出现这样的情况,直接原因,就是富士康的B/S模式。

Buy and Sell模式(简称B/S),是手机产业进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极致商业模式,体现了产业链上中下游之间的博弈关系。

举优塾吃瓜店的例子来看:


先看第一种情况——如果我们下游的榨汁厂B对我们很弱势,那么,我们将原材料瓜卖给它时,它就得款先到,我们再发货,B的账面,应付账款极少。

当做成成品以后,发给我们,我们还会再欠一段时间账款,B的账面,会有大量的应收账款。

另一种情况——如果我们下游的榨汁厂B对我们很强势,那么,我们将原材料瓜卖给它时,它并不会马上付款,因此B的账面会出现大量应付账款。

只有到B把果汁榨好,发给我们,随后双方约定,只有我们打款,它才会将原材料款支付给我们。

这样的情况下,B账面的应付和应收都很多。

回到本案,富士康,账面的应收、应付均很高,账龄均在一年内。


这个数据翻译一下,其实是这个意思:尽管收入方面目前依赖苹果,但富士康对下游客户,话语权其实并不弱势。

05

富士康财务密码二

现金周转天数

看完话语权变动,我们接着来看第二个关键的财务密码——现金周转天数。

现金周转天数,是指企业从购买商品原材料到产成品出售所需要的天数。这个指标越低,说明供应链管理的效率越高,话语权越强。

现金周转天数的计算,可以用“存货周转天数+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得来。

格隆汇的专栏作者野海,曾发表观点对此详细论述,以苹果为例,苹果拥有全球领先的供应链管理水平,应付账款周转天数是101天,现金转换周期为-68.12天。[1]

注意,现金周转天数为负,意味着:


苹果的采购、生产、销售的现金循环,可占用上游的供应商资金,话语权极强,在产业链上占据主导地位。当资金体量足够大时,光是这样的占用本身,就可带来较高收益。

我们来看富士康的现金周转天数情况:

2016-2017年,富士康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基本不变,存货周转天数下降,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上升,整体现金周转天数下降。由50天下降为36天。

这意味着,富士康的出货更快,而对上游欠款可以拖得更久。这是一个重要数据,意味着,本次IPO的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对上下游话语权逐年增长。


为什么这个数据很重要,因为,它可能藏着手机制造产业链未来的进化方向。

06

智能制造

工业互联网

大数据+制造平台

本案,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资产,以工业互联网命名,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起源于2012年的通用电气(GE.N)。

据赛迪顾问数据,2016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达1896亿元,预计在“十三五”期间行业将保持25%左右的复合增长率,市场规模有望达到超万亿。 

工业互联网的上游,为大数据行业,包括云计算、数据管理等;

中游,为装备自动化,工业制造、工业软件开发;

下游,为用户与其他第三方应用。

目前,国外成熟工业互联网平台为:

通用电气——Predix系统,包括Predix Machine、Predix Cloud以及Predix UX/UI。

西门子——MindSphere系统:

(图片来源:国信证券)

国内涉及工业互联网概念的公司包括:

用友网络(600588)——国内ERP系统龙头,拥有工业互联网平台用友精智,当前市盈率为301.16。

东方国信(300166)——大数据行业龙头,拥有BIOP平台,应用案例为酒钢,酒钢集团铁水质量稳定性提高 20%、单座高炉每年降低成本2400万元、单座高炉每年减少碳排放20000吨,冶炼效率提升10%。[3]当前静态市盈率为56.93。

宝信软件(600845)——宝信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于宝钢,当前市静态市盈率为62.64;

三一重工(600031)——中国第一家工业互联网公司,拥有“根云”平台,当前静态市盈率为321.83;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拥有平台BEACON,2016年1月正式起用,并自有富士康云,负责存储数据。

注意,以上工业互联网概念股中,国内工业互联网应用成功案例包括钢铁、重工、家电、消费电子等,其中,生产流程最多、工艺最精密的为消费电子领域。

而目前,在消费电子领域,最先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富士康手中。


在人类制造业的产业进化史上,排在富士康之前的前辈们,应该是这些名字:通用、西门子、丰田汽车。这些公司,都是上一个制造业时代的公司。


我们还是那句话,反向思维。


如果你的研究视角,能够脱离那些已经被媒体说烂了的词语,比如”极速过会“、“特殊优待“、”毛利低”、”低端代工”,等等。把研究视角放到产业链进化的角度上,你会发现,如果用传统的市盈率法、DCF贴现法做估值,或许会遗漏更长远、更重要的信息。


从本次富士康分拆上市的资产质地来看,如果放在通信和TMT行业,至少应该是海康威视、三六零的市值量级,甚至很有可能比它们更高。

在本研究报告的最后,我们多嘴几句,对未来产业链进化趋势的思考:

1、鸿海精密的崛起,源于两波消费电子风口。第一波是PC时代,让鸿海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厂,变成了全球型的公司。第二波是移动时代,尤其是苹果的出现,鸿海从全球性公司进化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制造商。


2、消费电子的产业链,上游原材料、中游元器件、中下游代工厂、下游品牌商,如果仔细梳理,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随着消费电子的快速迭代、大规模制造、轻量化、柔性化要求,富士康所在的代工环节,近年来话语权其实越强。


3、以前的低端代工,未来很可能会进化为产业链上的咽喉环节:无论下游消费电子出什么新产品,都必须和富士康做生意。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开始显现:Amazon、Apple、Dell、华为、联想、Nokia、nVidia等全球知名的电子科技公司,都要和富士康交往。


4、如果接下来话语权进一步增强,会出现什么状况?我们思考的答案是:合资。接下来新出现的爆款消费电子产品,无论你怎么迭代(消费电子产品迭代其实很快),大概率都会和富士康产生关系。到那时,如果你要生产某个品牌,不好意思,传统代工模式已经过时了。你必须得和富士康合资做一个工厂,才能生产。


5、也就是说,如果消费电子领域出现下一个苹果,那么,很可能会是以和富士康合资的形态出现。而那时的爆款,将给富士康带来更大体量的营收。关于合资的推论,实际上已经开始有了苗头:在智能驾驶汽车方面,腾讯和富士康有合资合作;早前的乐视电视,也有和富士康的合资动作。


以上,就是关于富士康的分析,结论并不一定百分百正确,只是希望提出不一样的视角,供大家参考。


从上一篇报告对B/S模式以及对苹果依赖度的分析,到本篇报告对产业链的分析,我们的研究也在一步步深入。本篇报告解决了上篇报告的遗留问题:产业链将如何进化。


至于未来,中国制造业将如何如何发展,消费电子产业链如何变迁,并没有标准答案,未来是否值得长期跟踪研究,相信读完本报告,你会自己判断。

最后,补充一个声明,本研究报告所涉案例,仅做学术交流,均不构成任何建议,韭菜们,市场有风险,风险需注意。千万不要一把梭。

此外,报告中所涉会计处理案例,均合情、合理、合法、合规,我们默认经过审计机构审计的所有财务数据真实可信。


另,版权所有,严禁拷贝、翻版、复制、摘编,违者必究。

— 07 —

除了这个案例,你还需要学习

中国资本市场进程中

典型的财务魔术

案例已经看完,但我们的研究还在继续。

作为IPO领域独立投研机构,优塾投研团队认为,公司研究能力、财务分析能力、行业研判能力,是每位金融人都需要终生研究的技艺。无论你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只有掌握这几大技能,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安身立命。

我们站在投资机构角度,像医生一样,解剖IPO、并购的每项细节,将要点系统梳理,形成系统的研究框架。

我们是一群研究控,专注于深度的公司研究。

这三套攻略,浓缩了我们的研究精华,是优塾私密社群群友人手一套的指南。

每日精进,必有收获。

▲左右滑动图片 识别二维码一键购买


……

……

优塾研讨会推荐

高净值人士个税规划和CRS规避

地点:上海

详情咨询优妹:15317335498

可提供企业定制化服务,欢迎咨询

……

补充声明

本报告所涉案例,仅学术交流

均不构成任何建议

韭菜们,市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内文所涉会计处理案例,均合情、合理、合法、合规

我们默认经审计的财务数据真实可信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严禁拷贝、翻版、复制、摘编

……

券商 | 工具APP | 手机配件 | 医院

矿业 | 兽用疫苗 医疗器械 | 文旅

安佑生物 | 康宁医院 | 时代装饰 | 龙岩卓越

安健科技 | 信联智通 | 欣贺股份 | 中安消  

查看更多IPO、并购、财务分析干货资料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