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来之不易的赠票,你收到了吗?

 

 

 



从朋友家回来的阿吉给大家带了一份神秘的礼物——一张像树叶一样的车票,上面没有目的地,只有始发站——森林路。

“好奇怪的树叶票。”大家一边翻看一边问阿吉,“会到达什么地方呢?”

“我朋友说等我们坐上火车就知道了。”

“可我们这里没有火车啊。”小美觉得树叶票怎么看都怎么像糊弄小孩儿的东西。

“我朋友说这是一趟不一般的火车,它只会出现在晚上,但是具体几点出现,却没人知道,因为每次出现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

为了证实这件事的真假,大家吃完晚饭就早早等在了森林路口。

等啊等啊,一直等到月上中天……

“为什么火车还不出现?”蓬蓬说。

“就是啊,这会应该很晚了吧。”萌哒哒说。

“我觉得今天怕是不会出现了。”小美说着打了个哈欠。

“再等等,一定会出现,你们先睡会,火车来了我喊你们。”阿吉自告奋勇道。

很快其他人靠着大树睡着了,可没过一会,阿吉像被传染一样,也睡着了。

 大家似乎睡了很久,远处突然传来奇怪的嘚嘚声,所有人被惊醒了。

“听,是火车声。”蓬蓬揉着惺忪的眼,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才不是火车声呢。”小美说。

“的确不是火车。”萌哒哒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

嘚嘚声更近了,只见一道白影从森林里跳出来。

“是一匹白马。”阿吉兴奋地大喊,其实他朋友也没说是火车,是阿吉看着那片树叶像火车票,现在看来,那就是一片树叶。

转眼间白色的大马已经停在他们跟前。

“我是梦马二号,现在检票。”梦马严肃地说。

所有人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票递过去,显然一匹马比一列火车更让他们惊喜。

梦马“噗”打了个响鼻,然后一口把票都吞进了肚子里:“现在请上马。”

大家兴奋地跳上马背,马背上又软又暖,刚刚坐下他们四人,梦马扬起前蹄嘶叫一声,旋即奔跑起来。

随着梦马的奔跑四周开始变得不一般了,森林里时不时冒出一团团五颜六色的雾气。

“那是什么?”小美问梦马。

梦马也不说话,然后“砰”一下跳进一团绿色的雾气里。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草地,一只小鹿在欢快地奔跑……

“这是小鹿的梦。”梦马嗡声嗡气地说,紧接着他又跳进一团蓝色的雾气里,那是小鸟儿的梦,蓝天,白云和风……

就这样他们开始了一场有趣的梦旅行,他们见识了熊的蜂蜜梦,穿过一个小男孩儿的飞翔梦,又从一个老婆婆的年轻梦里跳出来,又跳进了窗台上打瞌睡的猫的梦里……

梦马仍旧向前奔跑,他们觉得就要跑到天边了,梦马才停下来,眼前是一座被雾气笼罩的小岛。

 

“这是梦岛,岛上盛放着所有人的梦哟。”梦马说着向前一跳,消失在雾气里,所有人紧接着跟上。

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塔,塔尖一直伸到云层里,城墙上站满士兵,士兵中间那个威武的将军不是别人,正是阿吉。

“这是我小时候常做的梦哟。”阿吉羞涩地说。

他的话刚落地,城墙上的阿吉就向他们发起了进攻,呐喊声扑面而来。

大家吓得拼命奔跑,很快呐喊声消失,他们跑进了一片草林里,头顶飞舞着一只只巨大的金色蝴蝶。

“这是我的梦,”蓬蓬喊了一声,“小心这些蝴蝶,它们……”他还没说完,蝴蝶就抓起他们向远处飞去,所有人悬在半空,被吓得哇哇大叫。

“蓬蓬,瞧你做得怪梦!”阿吉埋怨道。

“大家快想办法!”萌哒哒大喊。

但没等着他们想出办法,蝴蝶就在半空松开手,几个人尖叫着落进一片蓝色的湖水里。

“大家快向岸边游。”萌哒哒大喊,“水里有鳄鱼。”显然这是萌哒哒的梦。

所有人拼命往前游,眼看就要到上岸了,一只潜伏在岸边的鳄鱼却一下咬住了萌哒哒的脚裸。

“啊!”萌哒哒尖叫一声,醒了,紧接着所有人都醒了,他们发现自己正靠在森林路的大树旁。

梦旅行就这么结束了,好几天大家都在兴奋地讨论梦马二号和他们的梦,只有小美闷闷不乐,她都没看到自己的梦,这可全怪萌哒哒呢。



 

 图片来自网络


赵卯卯 周四专栏

他是萌哒哒

她是小美

隔周四,赵卯卯来和你讲讲萌哒哒和小美的日常故事

有心,有爱,有时搞笑,有时感怀


赵卯卯


曾用笔名赵静,老巫婆,薄荷安安。喜欢读童话,喜欢写童话,在《儿童文学》发表过《6:30躲进屋子里》等佳作。

责编:考拉



浏览器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